1

幸福是“学”出来的

幸福是“学”出来的
幸福是“学”出来的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试飞植保无人机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尽管还不是小麦“一喷三防”的季节,“90后”“宝妈”李舒凡偶尔还是会与“飞手”们一起,切磋切磋植保无人机的飞行技术。

  “这可是个熟能生巧的活儿 ,没事儿得摸两把,不然会手生。”只见李舒凡一边说着,一边操控着手中的遥控器,植保无人机便在空中乖乖悬停、转动、喷药。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做试飞前的准备工作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李舒凡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。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2014年被认定为省级贫困村。这里世世代代以发展传统种植业为生,增收门路匮乏,村集体账目常年“挂零”。2018年,该村招商引资,发展无人机植保作业服务,当地群众有了增收致富的“新行当”。

  李舒凡在家中与儿子玩耍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“其实一开始挺难的,身边都没人接触过无人机。我是个‘宝妈’,孩子还比较小。村干部来做工作的时候,家里人都说,这技术一般人能学会吗?”李舒凡说。

 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李舒凡加入了刚组建起来的飞防大队,开始跟着教官学习操控植保无人机。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试飞植保无人机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先是在电脑上用软件模拟练习。“一个手柄控制不好,电脑里的飞机就掉下来了。”终于进入实地操作阶段,没想到又成了队里第一个炸机(指无人机非正常坠地)的人,这让李舒凡很是难堪。

  “还没考试就炸机了,当时就不想再考试了。”李舒凡说,在教官的鼓励下,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,第二天一早还是爬起来跟大家去地里练了。“电脑上操作那么难都能飞好,到地里一样可以。”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试飞植保无人机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李舒凡忘不了自己持证上岗的第一天。“当天我们就下地作业了,村头乡亲都说,你看人家在家带着孩子,还学会了技术。他们佩服的眼神投过来的时候,我觉得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很值。”李舒凡说。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进行飞行模拟训练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在李舒凡的影响下,她的丈夫也加入了飞防大队。

  “2020年我俩是一起干的活。”李舒凡说,“每年‘一喷三防’虽然只有十几天的时间,我们两个人一年也能增收1万多块钱,空闲时间还可以继续陪伴孩子。”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进行飞行模拟训练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如今,李舒凡偶尔还是会炸机。“人的视觉是有偏差的,比如说明明看着无人机已经绕过了电线杆,但视觉有前后偏差,无人机还是会撞到电线杆。”

  与第一次炸机不同的是,李舒凡不会再沮丧到不想干活了。“我和队友不断分析总结,把困难一一克服。”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飞防大队机库中检查无人机状态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随着新技术的推广应用,田地里,背着喷药器的农民越来越少,一架架平稳飞行在农田上方的植保无人机越来越多。

  目前,李舒凡所在的“精忠飞防大队”已有植保无人机60架,70多名“飞手”来自周边十几个村,2020年作业面积达18万亩。

  李舒凡在安阳市汤阴县后攸昙村飞防大队机库中检查遥控器状态(2月2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

  农业专家表示,高科技和智能化改变了过去传统的耕作方式,让新型农业的效率得到了提升。

  “也许以后还有新的技术可以学。但不管是什么技术,只要咱肯学,一定都可以学会。”李舒凡说。

  记者 李文哲

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
网站地图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登录不了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
菲律宾太阳娱乐管理登入 申博代理开户合作登入 申博代理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城上娱乐
申博直营网 菲律宾太城申博 ag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登入
ag真人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游戏注册
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太阳城 澳门博彩公司